首 页
单位概况
地矿工作
生产经营
党群天地
文化建设
联系我们
  关键词:
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>> 文化建设

“书香三八”——“逐梦新时代•巾帼绽芳华”征文二等奖:母亲和二姐
点击率:571     来自:产品业公司     作者: 廖少斌     发布时间:2019-6-11 8:54:58
 

立夏以后,周末抽空回了一趟娘家。老家在一个小镇上,有青山、溪水、竹林、有苍松翠柏、有猫头鹰,还有布谷鸟……,凌晨即起,拎个小腰篮去菜地,走在田间小道,空翠湿人衣。菜地里有一小块红苋菜,四季豆全藏在叶子下面,茄子只有鸡蛋大小,辣椒苗上零星挂着几个青椒,这是八十岁母亲种的,母亲一辈子操劳惯了,记得小时候家里的农活都是二姐和母亲承包了。

二姐是父母的第二个女儿,下面有两个妹妹和两个弟弟,仅比我大两岁。我们小时候父亲在外教书,母亲一人带着六个孩子,生活的重担全压在母亲身上,二姐把母亲的辛苦记在心里,小学毕业后,就自作主张辍学,母亲急了,她就说:“妈妈太累了,弟弟妹妹这么多,我要帮妈妈。”如今回忆起来,母亲常常抱愧,因为我们几个全部接受了良好教育留在城市里工作生活,只有二姐还是一个地道的农民。

记得小时候,二姐性子急躁,每天粗门大嗓地对对待我们,总是嫌弟弟妹妹干活慢,而我总是不服气,于是上演拳打脚踢,隔天又像什么事也没发生。因为家中没有男劳力,分田到户后,水稻田里犁田,耙田、滚轱辘、打农药、放夜水等农活,二姐主动包揽了过去。二姐第一次牵着牛去犁田,犁了一个多小时,觉得怪怪的,不像男人们犁田时地里的泥呈波浪卷似的往外翘,她犁的地只有一条条的深沟,叔叔从地边经过,发现她把犁头装反了,犁的地没有用要返工,当时她就抱着犁头把子,蹲在地里哭了,不到二十岁的姑娘,面对大男人才干的活,她的委屈哗哗地变成了泪水掉在泥水地里,而善解人意的母亲其实早就预料到姐姐的各种心理,为安抚姐姐,母亲对姐姐极尽慷慨,吃食、衣着都尽最大能力满足她。也是奇怪,我和妹妹小时候常穿着二姐的旧衣,虽然渴望新衣服,却从不吵闹母亲,也从不嫉妒二姐每年几套新衣服,从小到大耳濡目染,母亲教会我们理解、体贴、宽容,而二姐更是担当起,甚至是父亲该担当的部分责任。

二姐和母亲是一对欢喜冤家,母亲受外婆影响,做事追求完美,而二姐干活追求效率,干的活虽快却粗糙,于是每次回家就听到母亲唠叨二姐,二姐这么多年也是屡教不改,最让我妈头疼的是,二姐出嫁之前极少做饭,母亲也无可奈何,也依旧疼爱她。去年过年全家大聚会,二姐的女儿还抱怨母亲不公平,二姐是全家干活最多,母亲数落二姐最多,典型的出力不讨好。

母亲小时候只上过女子夜校,只认识部分字,但母亲勤劳而且有计划,每年开春,她就安排好了一年里农田和家里各种蔬菜、畜禽的种养,并分配好孩子们学习之余放牧或浇菜的活计。记忆中我们家种养的东西,比如鸡、鸭、鹅、蛋、蔬菜、瓜果等从不拿到集上去卖,这在当时物资匮乏的年代,她算是把我们家的日子过得有滋有味了,现在我还常常想念那时候母亲把我们的胃喂养得暖暖的日子。

母亲一直是个舍得的人,对我们,对亲戚,对左邻右舍,爱舍得付出,东西舍得给,力气也舍得花。这些年老家相当于一个后方供应基地,母亲养鸡、养鸭、种地、种地瓜,二姐家离老家近,平时也是二姐帮忙,逢年过节兄弟姐妹都回老家,拖家带口在家吃农家菜,绿色蔬菜,土鸡,土鸭,临长还带满满一后备箱的农副产品,我曾经说过两弟弟回一趟家像鬼子大扫荡,可母亲脸上总是挂着笑容,孙子喜欢吃土鸡蛋,儿媳喜红吃红烧鹅,家里种的红薯一直很畅销,连家里种的包菜都成筐带走,母亲心里满满的幸福感,有了母亲的家,多了一种说不出的安逸。

岁月漫漫,父母养育孩子的艰辛,他们默默地承受着,日子再困苦,呈现给我们的都是一种无忧无虑的生活空间,至多让生活的风霜雨雪为我们子女增添一些深厚而朴实的生活背景,兄弟姐妹之间的手足之情,不但是父母生命的延伸,童年记忆的延伸,甚至是故乡的延伸。

每次回到老家,亲近还是会油然而生,曾想过退休后,重新拾缀起旧时家园,养几只鸡,整一块菜地,过日出荷锄而作,日落荷锄而归的农村田园生活。

版权所有 江西省核工业地质局二六四大队 赣公网安备 36070002000006号
地址:江西省赣州市开发区华坚路20号 邮编:341000 电话:0797-8223780 传真:0797-8068900 ICP备案号:赣ICP备12002167号-1



充气娃娃 充气娃娃